山水有相逢

千阳。:

盐罐子:



千言万语汇成一句: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。



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,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,90%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,不是冲着我来的,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?



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,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,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。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,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。



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,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。...



宿敌 -0

-一个序 好久不写文啦 练练手

-半夜脑子有点糊乱打的,我也不是很能看懂我在写什么
-1

夏天是最不适合离别的季节了,而机场又是最受欢迎的离别场合。所以在夏天经历一场离别是很难受的事情,特别是在机场。金泰亨抱歉地接过一旁母亲的纸巾,胡乱的擦了一把脸,靠在铁栏上发呆。

然后他就看见他来了,更古不变的棕色马丁靴踏着细碎的阳光,破洞牛仔裤张扬着属于整个年纪的不羁,蓬松的棕发给照射下来的阳光染成斑斑点点的金色,是那种在表面上流淌着活力的金色,与这个喧闹的世界格格不入。不能忽略的是他后面背着的大大的吉他袋,三分之一的拉链突突地挂在那里,沉重得像是一个地球那么大的音乐盒,金泰亨知道的,这里面装着可能不只地球...

Mojito C2.

低产的lo主很伤心 这篇真的很憋...
不怎么满意吧...但总算恢复以前的文风了

依旧

*享用愉快

*不好吃不要打lo主

夜里的温度急速下降,冷空气突袭I市,我被田柾国叫出教室的时候,班长刚好关了教室吱呀叫的四盏风扇。

我的外套被我紧紧锁在寝室的柜子里,一下楼梯扑面而来的冷风叫我直打哆嗦,我双手搓着胳膊,一边跟着他一边直跺脚。

“这天气真的没谁了,一下热一下冷,要不要人活了。”

走在前面的田柾国突然停下来,转头看我。我呆住了,傻愣愣地看着他。

“很冷?”

晚自修时校园的路灯灯光很弱,在黑暗中我微弱地捕捉到他清瘦的身形,点了点头,又怕他看不到,就提高音调说了句“嗯。”

我们俩隔了五米左右,他就站在那里,一只手灵活地解...

Mojito C1.

·看前看过来:有点乱...因为没列大纲,整篇文没什么描写的,就是我想到什么写什么,没有文笔好谈。不要太介意了~

虽然不怎么好吃 还是说一句

*享用快乐!


当阿倩双颊微红,在烧烤摊不断呛人的烟雾中摇摇晃晃地举起还吐着酒沫的啤酒杯,像是个小孩,模模糊糊地边讲边哭时,我在时光隧道模糊的光晕中,穿过那些回忆中,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或是有过一面之缘,或是少数的知心朋友,跨过千山万水,回到了那个无知,大胆,放肆,热烈的年纪,回到了教室旁那颗被阳光所宠幸的梧桐树下,回到你们身边。

一.转学生
记忆里有无数个漫长难熬的夏天,教室里老式破旧的电风扇危险地晃来晃去,吱呀作响地把夏天越拉越长,空气里浮着夏日黏...

芝士吐司 | 现实向 | C1.



“啪!”干净利落地打开汽水瓶,瓶子底部散发着气体的雾,金泰亨用力拽下固定刘海的头巾,胡乱用一旁毛巾擦了擦不停留下来的汗水,揣着气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一罐汽水,瞄准了离跑步机有五六米远的垃圾桶抛过去,准确无误地投进。

穿着日常的深色背心和宽松运动裤的朴智旻从背后勾住他的脖子。

像是朋友之间的互动,戏弄地捏了捏金泰亨的肩膀,“到点了!要回宿舍了。听说公司又来一个练习生小子,听民秀哥说比我们还小,不知道分不分到我们寝。”

他停到这里还打了个哈欠,左手蹭了蹭额头,漫不经心,

“呀———还是算了,人越少越好,多一个人就说明又有一个和我抢厕所了,还是希望他去和南俊哥和硕珍哥一个寝吧。”

金泰亨拽着他...

香气 C1.

halo!!好久不见!暖暖那篇坑了不知道几个月了 现在萌新的cp啦!!
不介意的话看下吧QWQ

01.
学生设定.^
金泰亨好不容易才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把响了五分钟的闹钟按了,满意地翻了个身子,随意套在身上的奶白色毛衣拉拉扯扯,左边的肩膀露在微凉的空气中,锁骨也随之暴露在屋内。

才刚安静没几分钟,小女孩叫起床的手机铃声就传遍了整个卧室,平日听起来甜得和草莓奶油一样的声音,现在也让金泰亨觉得很烦。

金泰亨整张脸压在枕头上,咬着牙爬起来,准确无误地闭着眼睛拿到了手机,接通之后刚想大骂几句就被对方一连串的句子吓到。

“金泰亨你给我起来快点!我在你家楼下超市等了九分零三十八秒了!今天是开学!开学诶同志,不...

© Yayi | Powered by LOFTER